Sweet Dream

反正就是小红鸟中心啦:3
提宝总右不可逆不可逆,不吃杰森除23外相关CP

和朋友聚众吸詹

大吸特吸 嘿嘿嘿(x

竟然在七夕这天收到!!!!!

可以,这很EC!!!!!!!(比心

上海的朋友送的,太感动了😭😭😭😭

朋友特别可爱,知道我想要老爷和闪闪,还专门一只一只熊去摸耳朵,然后和我说很可惜没有一个尖耳朵也没有一个没耳朵…………太可爱了爱死她!!!

今天唯一见到的小鸟相关本子!!!
摊主见我是提宝饭塞了张Kontim小卡片当场尖叫出声!!!!
太爱了!!!!!痛哭

今天LOL去晚了点,结果只买到两本EC的本子,超蝠和KonTim本都没买到,哎…

而且国内的太太都没来,好少小鸟的本子啊哭哭

不forever了 大哭

"A memorial to Robin"

唉。

想要亲亲他抱抱他
我可爱的小红鸟

猫中毒

*Damian/Catlad! Tim

*OOC

 


猫中毒

 

达米安喜欢毛绒绒的小东西。湿漉漉的大眼睛,奶声奶气的叫声,肉呼呼的小爪子,即使让他引以为傲的罗宾制服上沾满细碎的猫毛被潘尼沃斯责备,他也忍不住要去逗弄那些唯一能让人感觉在这个无聊世界里有活着的意义的存在。

直到他遇到了提姆。那个讨厌的、自大的猫咪男孩。

 

与提姆的相遇在炎热的夏季,没完没了的蝉鸣在耳边吵嚷,接连不断的喧哗就像是在暗示达米安之后的遭遇。达米安发誓,那天的他只是在路过巷子时发现了一窝只有个来月大的猫咪,他只不过是在夜巡之后想要扑进棉花糖一般的柔软里被那些可爱的简直不像是哥谭能够孕育出的小生物环绕罢了,他怎么会想过那个令人安心的“皇位”早已被人占为己有。

于是当达米安毫不犹豫的一屁股坐在那个毛绒堆里时,身下一个闷哼把就算是训练有素的他也吓得差点把手中的黑色猫咪砸向声音的来源。他警惕的跳了起来,左手护着怀里的灰白猫咪,向旁伸出的右胳膊上和脖子上、头顶上也各挂着一只小猫崽。达米安定了定神,只见刚刚坐下的地方冒出了一只尖尖的猫咪耳朵。

不,那不是真的猫咪耳朵。达米安眯起了眼睛,把怀中的猫咪轻放在地上,倒退一步,手指摸出万能腰带里的蝙蝠镖,做好备战的姿势。砸砸舌,达米安翻了个白眼,猫咪的耳朵才不是光秃秃的反光布料呢。

那个假冒的猫咪耳朵动了动,随即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爬了起来,在月光的泄露下露出一张小小的脸蛋。猫耳朵主人细长的眉毛似乎是因为疼痛而不满的皱了起来,达米安甚至感觉得到护目镜下的眼睛里带着些怨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触不及防的,猫耳男的眼神变得有些犀利,他举起了手臂——打了个响亮的哈欠。达米安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还是头一遭有人在面对他时表现得如此的漫不经心。

猫耳男,或许是赛琳娜新收的门徒,慢悠悠地站了起来,黑色的皮衣包裹住他纤细的身体,勾勒出优美的线条。达米安这才发现,除了猫耳以外,青年的制服背面还垂着一条黑色的长尾巴,因为他起身的动作而在身后小幅度的晃了晃,就像是真的猫咪一样。他用手指把玩着身后的尾巴,把它缠绕在手臂上,将身子微微前倾,倾向达米安的方向,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则轻轻攥成拳竖起食指放在有些嘟起的唇边,上下打量达米安。他踏着优雅的猫步,踩着斑驳树影的空隙旋转着饶了达米安一圈,尾巴尖因为两人过近的距离而时不时拂过达米安的身上,留下布料窸窣的摩擦声。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迷途的小猫咪?”

懒洋洋的声音像夜曲的音符一样从男人的嘴里飘出,他仗着身高优势俯瞰达米安,嘴角微微上翘。

“我可不是有什么猫耳癖好的变态男。”

达米安嫌弃的啐一声,死死盯着面前的青年。

太近了。

“变态男?小孩子说话怎么这么不可爱。”

青年倒也不恼,嘴角的微笑仍挂着,歪着脑袋挑高眉,把两人的距离又缩短了一些。

“白费了这么可爱的一张脸啦。”

他吃吃笑,甚至把一直搁在下巴上的右手伸出,轻轻用指尖抬起达米安的下巴。

太近了,太近了。

近到达米安可以透过青年遮住大半张脸的护目镜看见他年轻的清秀脸蛋,和那双透着幽幽蓝光的漂亮眼睛。

青年继续不紧不慢的俯身前倾,那玻璃般的瞳孔里倒印出越来越清晰的达米安的身影,让他急忙移开视线。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

达米安看见青年的鼻尖沁出了点点透明汗珠,听见了一下有些不清不楚的肌肤碰撞的声音。

啵。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达米安有些干燥的唇角,若有若无的擦过,在感到实感的瞬间又一下子远离。

野猫的叫声在脚边此起彼伏,青年的笑声混在这些声音中也显得有些奶声奶气了。达米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身子紧绷像是被蝙蝠镖死死钉在地上,只能怔怔的看着猫耳男踏着碎步转身往后退,抛给自己一个飞吻,然后反着银白月光的皮衣融入了黑暗之中,就连那个长长摇曳的尾巴也静悄悄的没了影,只剩下一如既往被云遮住大半身姿的圆月还停留在原处一动不动。

 

那一夜就像个青春期浮躁的夏日梦境。被留在原地的达米安只有在看见身上不小心沾上的猫毛时才可以勉强确定刚刚的一切真实发生过。那个不太平静的夜晚与那个甚至不能被称之为亲吻的触碰一起裹成了一团乱糟糟的毛球,找不到解开的线索,只能被尘封在达米安的心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像他的父亲那样,把那些个大大小小的秘密沉默的藏在了自己的心口,不声不响。


很多年过去了,直到他披上黑色披风,戴上尖耳朵头罩,压低声线正式成为蝙蝠侠后,达米安才再次遇到这个猫耳朵男人。

达米安在看到那对熟悉又陌生的猫耳朵时止不住儿时的惯性动作,舌头抵着上口腔快速有力的一弹,临时篡改了夜巡路线,隐藏起自己的踪迹悄悄尾随在猫咪身后。

不是说达米安没有偷偷查过这个猫女门徒,只是他的行踪实在是太令人捉摸不透,继承了猫女的柔软姿态却也不失猫咪般的敏捷动作和瞬间爆发力,让达米安感觉陷入了猫抓老鼠的僵持状态,总是在似乎要抓住那猫咪尾巴时的下一秒弄丢了眼前的人,徒劳的看他在自己的心窝上留下一连串不轻不重却时不时勾起爪子露出尖锐指甲轻挠心头的猫咪脚印。

哥谭的巷子在月光底下弥漫着阵阵雾气,达米安穿梭在其中,感觉有无数的椭圆形猫眼在墙后、门后、窗后一闪一闪发着碧蓝或幽绿的光,一路跟着他,点缀黑暗的巷口。

达米安绕过一个有些碍事的横倒在路中间的垃圾桶,将身姿隐藏在黑色过脚的斗篷之下,停在一个死胡同前。面前的一切让人觉得有些恍惚,朦胧里仿佛时间从未走过一样——还是那样炎热的夏日夜晚,还是一窝奶声奶气缩成一团的幼猫,还是那个慵懒的趴在毛绒堆里,用一只手肘撑起上半身,翘起屁股轻扭腰肢的猫耳青年。

青年歪着脑袋,轻快的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达米安抛出一个带着脆响的飞吻,直到他的身影也被藏在了斗篷的阴影之中。

他的右手攀上达米安的脖颈,拉下他的脑袋,柔软的双唇贴上达米安干燥的唇瓣,覆盖上时轻轻呼出一口暖洋洋的气。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迷途的小猫咪?”